火鸟财经

全国首家区块链官方媒体

剖析区块链财经数据,解读政策导向,把脉产业动态。

圆桌现场:2020年,哪些才是属于联盟链的爆发式应用?

2020-01-08 16:16:05    来源:火鸟财经    作者:Jessie    点击: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这似乎已成为不少人对今年联盟链发展的预期。


的确,近两年区块链逐渐赋能应用落地,特别是联盟链。相较于公链而言,联盟链在融入产业服务等方面似乎拥有更大的优势。那么2020年,联盟链又会有哪些发展和突破点呢?


1月3日,在火鸟财经主办的“链接2020”主题沙龙活动中,算力智库CEO燕丽主持了圆桌论坛“2020联盟链发展展望”,云象区块链联合创始人俞之贝、数秦科技副总裁张波、溪塔科技CEO王晓亮、宇链科技CEO罗骁为圆桌嘉宾参与话题讨论。


微信图片_20200108162107.jpg


火鸟财经在尽量保持嘉宾原意的前提下,对分享内容进行梳理。以下内容有所删减,未经嘉宾审核。


算力智库CEO燕丽:各位的公司虽然背景属性不尽相同,但是在产品端、应用端方面还是会有相似之处的。如何看待公链和联盟链在新一轮赋能应用中的不同关系?


云象区块链联合创始人俞之贝:联盟链和公链很大的一个区别是准入权限。一般来说,服务机构或者to B业务,大多会采用联盟链,因为有了准入权限,会使得整个架构、共识算法、数据隐私保护方面等较公链而言有不同的技术选型,效率上也会有一定的提升。


微信图片_202001081621071.jpg


我们是从2016年开始提供技术服务的,也经历过各种阶段,我认为在政策已经明确后,联盟链应该会比公链更快落地,因为它和产业结合会更近,同时所能承载的现有技术完整度已经能够服务很多场景。我认为今年联盟链的趋势是业务将有更深的结合。


数秦科技副总裁张波:这个问题要看本质和目标。区块链的本质是构建共识,如比特币是在全球实现一个不分国家、不分种族、不分信仰的共识,它是全球的记账账本。像国家、政府或一些目标客户,他们的目标是在各自的领域里实现共识,是没必要用公链的。


微信图片_202001081621073.jpg


价值互联网的信用共识是要依靠国家公信力、专业公信力如互联网法院、互联网公证处这些地方,他们本身就要有很强的公信力,很容易通过联盟链以更低成本、更高效率达成共识,不需要扩展到更大的范围。


溪塔科技CEO王晓亮:我觉得公链和联盟链不是互相排斥的关系。抽象来讲,是共识范围的区别。联盟链和公链的共识,叫做共同知识:即“你知道我知道,你知道我知道你也知道”,它可以无限递归循环下去。那么,什么范围是小范围,什么范围是更广泛的?这里肯定是有区别的。


微信图片_202001081621074.jpg


我觉得主要有三个不同的点:一是产生背景不同。公链产生了一个新的世界,第一个应用是叫点对点的现金支付系统,是完全构造了一个全新的体系;而联盟链,我觉得更像是把现有的传统世界映射到一个新的世界里面去,更像是一个数据治理。二是使用环境不同。公链里本身没有身份,如果一个分布式系统最后要产生一个一致的结果,是需要投票,如果没有身份又如何知道哪一台机器投出的票是否有人控制?联盟链里的身份都是知道的。三是对象不同。很多公链是面向C端的,是完全开放的平台,希望用完全数学的方法去构造一个纯信任的平台;联盟链除了算法的方法之外,还可以借助现有世界,如杭州的互联网法院,其判决结果是在区块链之外的,但是反过来讲,公链里的挑战和联盟链里的挑战都是有很高的难度,公链更多在于基础的算法,如何靠逻辑去证明。


宇链科技CEO罗骁:我就讲一讲未来不同人在不同场景下的不同需求。比如公链,在技术应用部分,跨国之间的摩擦力是最低,最容易在一个网络上进行协作;联盟链从商业角度落地而言,重要程度也是毋庸置疑的。所以我个人是认为,两者一个更倾向于适合全球型的业务,一个适合国内型的业务,所以是不同的方向。


微信图片_202001081621072.jpg


公链的确是在构建一个平行世界,一个相对来讲比较乌托邦、虚拟的世界,但要在上面真正去落地大规模的应用是非常难的。以太坊哪怕这么成功,但基于以太坊公链的商业落地的可能还是非常少的。也许未来公链上是能跑一些高性能的落地应用,但现阶段则更偏向于向联盟链妥协。


算力智库CEO燕丽:据了解2020-2021年产业区块链可能会有个爆发,那么商业的本质肯定是要有盈利的,每个人都会在自己熟悉的应用场景当中寻找一个突破点。请各位选择你们公司在做的一个代表性的案例,做个简单的分享,做到了哪些好的创新、有哪些延伸应用?


数秦科技副总裁张波:数秦是一个做区块链和大数据的企业。我们比较为人所知的是在区块链加司法领域取得创新突破。我们联合法院、仲裁、公证处鉴定中心等建立了全国首个司法联盟链,在能够实现司法赋能的基础上,我们做了保全网的应用。它可以成为一个一站式的数据权益解决方案。主要服务金融、知识产权、政务的一些客户,我们也有幸做了杭州市互联网法院在全国的首个区块链存证的判定,这个案例就是鼎鼎有名的杭州日报在保护自己知识产权权益的时候,针对侵权方所侵权的内容做了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取证,让杭州市互联网法院一审宣判有效,而且这个判例它具有非常大的代表性,后面北京、广州、上海等地也相继成立了互联网法院,让区块链这种技术特征被司法认可,而且大幅的降低了维权的成本,提高了效率。我们说可以形成一个可信的互联网,整个互联网都不再是法外之地,也给我们带来了非常大的政治意义,包括社会意义和经济,这是我们数秦在司法领域的一个探索实践。


云象区块链联合创始人俞之贝:我们云象做金融机构这块的业务多一点,做得比较早,然后其实也踩了很多坑的。我们在2017年就做了民生银行、中信银行的国内信用证传输系统,是基于区块链的,当时这个也是国内首个打通不同银行间的联盟链项目,在银行间构建了一个信用证的传输体系,取代传统的线下信开等形式,提高整个信用证的流转效率,降低信用证的流转成本,提升它的透明度。


这个项目在当时比较具有代表性意义,因为它打通了银行复杂的网络环境,同时也是直接上了银行间的生产系统。这个项目我们做到了二期,在2018年我们又在这个平台上上线了福费廷业务场景,现在有更多的银行接入平台。同时福费廷这个场景也是采用金融云的部署方式,相比于传统的在银行间的物理机房的部署方式,现在金融云的部署方式可能也是后面的一个趋势,越来越多的区块链基础设施会采用云的部署方式,云计算的拓展性弹性更强,更适合区块链的一个扩展。


这两个项目其实都是属于贸易金融领域的,银行不仅是发展潜力比较大的一块业务,这其实也是开了个头,因为大家知道很多的机构间都存在信息孤岛的情况,那么区块链在当中起到的作用是构建了一套标准的数据流转体系,实现标准的机构间协作的业务规则。


溪塔科技CEO王晓亮:我们做应用场景较间接,做的是底层系统。2016年就把底层的原型发布了;2017我们是国内第一个开源的企业级区块链底层内核。我们主要做的工作,就是帮助行业的客户和企业,让他能够低门槛、低成本的使用区块链技术。我们目前差不多有100家左右的企业会员,这里面他们做的案例其实是涉及方方面面的,我举一两个案例。


有一个叫荷月科技的,他们用我们的底层技术平台做的除了传统的金融类业务之外,最近也会上线一个和停车相关的业务。当然里面可能还是会有一些和金融服务相关的内容。再比如西北一个很大的物流公司和硕物流,旗下的和硕数科也是用我们的底层平台,做物流供应链的区块链服务。


我们是更愿意站在背后做大家忠实的支持者,而且我们也觉得,行业里需要有人去做这样的事情。因为我们自己对于业务的理解肯定是不够的,需要更多的懂业务的人去做业务场景,把需求反馈到这个行业里,而我们去做基础设施和插件,为大家提供降低行业入门的门槛。


宇链科技CEO罗骁:我讲讲自己的一些应用,因为每家公司的确要有自己的一些特色。就算我们在金融领域有应用,也希望和别人做得有所不同。


我们和银行或者保险行业合作时,比如说在物流的卡车上面,把我们的芯片装上,在设备上去采集真实的运营数据,而且是端对端的、不经过中心化的存储的方式去上链,保证数据的真实性。因为我们合作的这家银行过去确实发生过由于贷款金额较高,内外部合起来去篡改经营数据的事件,也导致对内部人也不太敢相信,所以要用到我们端对端的加密芯片的一个原因所在。


另外一个典型的场景是,存在典型的多方协作。比如说现在的医疗床,其实是挺贵的,重资购买其实是一种特别不合理的方式。一个比较新型的方式就是厂家和代理商把这个医疗床铺到医院,C端去付费分时使用,让人把这些可信的数据通过压力传感器后面的芯片,实时记录出来。那为什么要通过这个第三方和区块链的方式?因为这里面协作方还挺多的:有生产厂家,它是把货即医疗床铺进医院的;有代理商,可能还有多级;当然还有医院。每一方都是互不相信各方提供的数据,这个时候其实有一个公开透明的账本、一个白盒的机制对于大家的协作就特别有帮助,同时我们也提供实时分润的模式,当账记对了之后,C端付的钱就能自动拆分给协作的各方,也没有了交易对手风险、没有了账期的风险,就把这个商业的摩擦力大幅的降低了。


这些都是我们在实际商业落地做的一些探索。


算力智库CEO燕丽:现在有一个快速打标签的问题。特别是在1024之后,我相信在座的都接单接到手软。2019年过去了,你们觉得2020年在产业合作上会有什么样的经验?用一句话来介绍下,你觉得哪些是在做to B和to G中最重要的?


宇链科技CEO罗骁:吸取过去的经验教训吧,以前的合作方都相对比较小,我们自己回顾一下,会发现2019年1月或者2018年年底签合同的公司到现在,有一半都已经死掉了。随着现在形势大好,我们希望和大型的公司合作,赋能更大量的应用。


溪塔科技CEO王晓亮:我想提一个大家可能需要去思考一个问题。特别是联盟链,它其实是一个矛盾体。我们都说区块链是公开的、透明的,但是联盟链上因为有企业的数据,需要保护隐私,那这个密码学的方案,其实也是在几方之间去共享这个数据,那怎么去解决这个矛盾体的问题,怎么去找到大家都可以公开的最大公约数?这是2020年所有的行业从业者可能会面临的一个问题,也值得我们去好好思考。


数秦科技副总裁张波:我们在实际的商业落地的过程中,一个新的经验是,如何围绕这个产业链上能优势互补的合作伙伴合作。我举个例子,我们保全网能做司法赋能,现在有很多律师和律所把它作为工具来使用,把保全网作为一个底层的工具,再去拓展更多平台上的客户,这是我们觉得很优势互补的。他懂行业,也有客户,但是需要我们这样的产品和技术。


云象区块链联合创始人俞之贝:我用一个时下比较新的词“躬身入局”。躬身入局,深入业务。因为我觉得区块链确实到了一个跟业务深度融合的阶段,经过前几年的尝试、现在的尝试和探索以及现在国家领导人层面的一个定调,我认为接下来区块链会有非常多的业务深度融合、结合的爆发,我们也会更加深入业务,更好地为企业和机构产生实际的价值,这是我们接下来的一个目标。

    点击加载更多

    推荐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