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鸟财经

全国首家区块链官方媒体

剖析区块链财经数据,解读政策导向,把脉产业动态。

圆桌现场:传统资本市场已经准备接纳纯正区块链企业了吗?

2020-01-07 13:34:43    来源:火鸟财经    作者:阿呆    点击:

2019年12月24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信息有限公司发布了深证区块链50指数,首日收盘上涨了1.15%,这是两市首次发布区块链相关指数。该指数对区块链行业意味着什么?我们应该如何解读?


1月3日,在火鸟财经主办的以“链接2020”为主题的沙龙活动上,浙江省数字经济学会副会长章丰主持了圆桌论坛“从深证区块链50指数看区块链发展”。中钞区块链研究院总工程师侯德光、能链科技CEO林乐、犇睿资本创始合伙人褚康、同花顺区块链技术主管张伟杰作为圆桌嘉宾参与话题讨论。


微信图片_202001071340011.jpg


(注:火鸟财经在尽量保持嘉宾原意的前提下,对内容进行了删减,未经嘉宾审核。)


浙江省数字经济学会副会长章丰:区块链50指数从它的指数表现应该说还是不错的,但是也有很多人质疑,觉得它是一个早产儿,因为这50家企业里看不出有多少的企业和区块链业务有很强的关联或者说业务上的逻辑,请几位聊一下,你们对区块链50指数以及其中成分股的观察或者评价。


中钞区块链研究院总工程师侯德光:我觉得是一个挺积极的信号,我们在讨论任何金融产品的时候,一定是两个方面:一个是投资,一个是融资。作为从业者,我更多是从融资的角度看。而早产儿这个观点,我觉得可能更多是从投资的角度去看。这两者有什么样的差异呢?投资者关心的是资本升值,而一个成熟资本产品的典型要求就是让大家能够判断这个产品值不值得投资,什么情况下会升值,什么情况下会受到冲击。但是在区块链还存在这么多争议的情况下就推出这样一个金融产品,可能对投资者来讲,还算是比较早期的一个产品。


微信图片_20200107134001.jpg


但是反过来讲,我觉得现在推出这样的产品几乎已经是一个必要。从行业曲线来看,区块链已经过了一个前期的爆发期,行业接下来要面对的一个问题是,在大家都躲避区块链的情况下,谁还愿意往这里投资?或者说,当有人愿意投资的时候,渠道在哪里?这是个问题。当有这样的指数产品出现时,其实相当于给了区块链从业者一颗定心丸——泡沫破了,但是我们仍然有更合监管的投资渠道。虽然对投资者来讲仍然有很多问题需要去解决,但是对于融资,对于这个行业,总的来讲是一件非常积极的事。


能链科技CEO林乐:我是这样理解的,其实在资本市场区块链仍然是故事,大部分还是故事的概念,不是说这50家企业不好,只是区块链在他们业务里面是一个相对小的板块,甚至可能是一个概念,不少企业基本上以噱头为主。回到区块链50指数这件事本身,我觉得是释放了一个极强的信号,即整个资本市场已经开始在深度关注区块链行业。区块链第一股嘉楠耘智在纳斯达克上市,基本上代表了整个区块链的行业的资本时代已正式到来,这会带来几个改变。从A股的角度看,区块链50指数的出现,我觉得会有几个非常有趣的未来现象:


微信图片_202001071340012.jpg


第一, 因为50指数里大量的企业不是以区块链为主业或者说是偏概念为主,所以明年在二级市场围绕区块链的并购重组肯定是一波风潮,这对于区块链创业公司来说,可能是需要审慎关注的一件事。


第二, 深交所发布区块链50指数意味着其有自身的需求,即希望能够吸引好的区块链公司来深交所上市,比如说创业板,中小板等等,会释放出板块集聚效应,这也意味着整个资本市场已经开始逐渐接纳好的、纯粹的区块链公司来IPO了。我觉得这个时间至少还需要两到三年,因为虽然资本市场上已经打开大门了,但创业板、中小板、主板、科创板都有相关财务要求,所以法币收入变得非常重要了。


第三, 资本市场是整个投资一个强有力的退出渠道,没有资本市场就没有前面的VC 、PE的退出,中国大部分的VC 、PE是靠资本市场退出的。在这一点上因为有了区块链50指数,有了整个资本对区块企业IPO大门的开闸,我们可以带来前端的VC 、PE等等往区块链领域进行早期投资的一个处境。我认为第一点和第三点是对区块链企业比较有影响的这件事情,是一件好事。


犇睿资本创始合伙人褚康:“1024”后,大概有500多个企业发布了自己涉足区块链的公告,对我这么一个离开证券市场四年的人来说,很难分辨哪些企业确实做了区块链,筛选过程十分艰难。区块链50指数从某种程度上帮我做了一定的筛选,这是我直观的一个感受,我想分享两个观点:第一,我们国家的法定数字货币会选择深圳、苏州等地来进行落地和试点,甚至在整个支持大湾区的发展当中,对法定数字货币、证券市场、区块链技术都提出了很大的想象空间和扶持的政策。深交所顺应潮流,顺应深圳的发展和资本市场的需求,提出了区块链50指数,我认为是响应号召和执行政策的一个具体举措。


微信图片_202001071340014.jpg


第二, 资本市场确实纷繁复杂,区块链50指数的一些样本公司包含了银行、游戏、安全、证券、图书版权、信息技术、精准医疗等等,这几个方面也正是区块链能够真正去落地的方向。虽然这些上市公司在区块链方面的相关业务非常小,但是我认为它至少给普通投资人提供了一个研究区块链的范本。如果你要去买区块链相关的股票,对标看一看这东西也挺好,相当于做出了一个比较明确的指引,因此,从保护中小投资者的这个角度来看,它是一个比较积极的信号,至于说对区块的企业带来什么实质性的发展,就是引导一些资金来关注和投资等等,都是比较好的。从我个人作为一个小散户来说,我觉得可能选股的范围更小,目标性更明确了。


同花顺区块链技术主管张伟杰:关于深证区块链50指数,我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就像哪吒,其母亲怀孕三年多,然后太乙真人送了一颗灵珠子,一朝落地见风就长,这个有点类似于我们区块链现在的情况。1024可能就是一个灵珠,灵珠到了深圳这边后,从政府机构到金融监监管机构,再到投资投资机构,可能大家都对区块链有一些非常正面认识,这个风正好吹到区块链上面,然后推出了区块链50指数,给投资者和投资机构打开了一个窗口。这个指数是一个风向标、晴雨表,可以反推投资者、投资机构去深入理解区块链是什么,对于我们这种在区块链50指数里已经存在的企业而言,可能会收获更多的关注,对整个区块链的发展是非常有好处的。


微信图片_202001071340013.jpg


浙江省数字经济学会副会长章丰:2020年,对区块链在金融领域,包括像DeFi这样一些还存在争议的领域的落地应用,大家怎么看?


同花顺区块链技术主管张伟杰:金融领域从我们同花顺来讲,有一个保险领域的保单存证,可能不仅限于保险领域的保单存证,因为存证平台的应用范围很广,比如我们跟券商做各类协议的存证,还有供应链金融。同花顺后面有一个方向是证券的清结算,目前正在做探索。还有保单通证,保单通证可能范围更广一点,比如说保单本身也是一种资产,然后我再做一些信用评估,做一些资产评估有借贷。我们可以把相应的一些机构间的企业主体纳入我们联盟链当中,我们可以在上面根据你已有的保单,给你进行一些金融动作,主要是这几方面。


犇睿资本创始合伙人褚康:我觉得可以看两个方面。我自始至终认为,区块链真正能够跟实体经济产生的结合在金融领域里面会有扩散,DeFi的用户量和借贷的规模到2020年肯定会有爆发式的增长。回归来说,我觉得有一个应用还是在于看法定数字货币,包括美国的Libra,中国的DCEP。但是我们国家的法定数字货币到底用不用区块链技术去做,还存在着很大的争论。比特币是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美国的Libra和中国的DCEP其实做到了电子现金系统,但是有没有真正做到点对点,是打一个问号的。有一个大的看点是,2020年中美这两个超级大国的民间数字货币和法定数字货币之间到底使用区块链技术怎么做,这个是值得我们观察。


另外,事实证明区块链技术在中国的发展在“1024”之后定了个调,即目前区块链只能作为可信的数字库或者数字证据,为金融等机构提供可信的数字证据。金融等机构基于可信的数字证据来做判断、做决策。围绕这一点,会在保险、供应链金融、银行借贷等方面发挥很大的作用。但是我始终认为这个发展模式,相对区块链本身最完备的那种模式来说是有遗憾的。在国外,可能这个步子可能会迈得更大一点。


浙江省数字经济学会副会长章丰:我很同意褚康的意见,2020年,Libra和DCEP的具体的落地或者说,那种持续的争议其实是一个非常大的看点,而且区块链的技术拿来做存证有点杀鸡用牛刀的那种感觉,其实人家本身是为金融、为价值流转而生的,但是跟现实世界的博弈和妥协可能也是一个行业发展的必经之路。


能链科技CEO林乐:我们就是做金融的,也是用区块链做金融,在我们看来金融是区块链最大的落地场景。区块链几个特征一个是存证,另外一个是确权,第三个是交易,第四个用智能合约去控制各种现金流。基本上可以看到整个金融体系在产融之间的结合,主要靠三个流来完成,第一个是信息流,第二个是交易流,第三个是现金流。比如一款资产证券化产品,它首先要知道底层资产真实的运营情况,这是信息流干的事情,还要持续信息披露,尽调和投后管理。第二个交易,对于某个现金流的所有权的权属关系要发生转移,这是交易流。第三个现金流,因为资产证券化产品是靠底层资产的未来信用进行还本付息的,所以需要有个监管账户把资金锁定住,然后还本付息按照事先约定的规则通过智能合约执行(如果可以的话)。所以基本上这三流构成了整个产业体系,这是大概一个状态。


通过区块链存证能够解决信息的问题,基于物联网的采集,区块链的存证,就可以把海量资产的真实信息,可信地反应出来,这是我觉得区块链在传统金融领域可以做的第一件事情。


第二件是在资金流这一块,可以用智能合约进行一个半完美地控制。因为很多的金融产品是靠它的未来信用还本付息的,如果能够把未来信用锁定在某个账户里面,用智能合约控制住这个账户,然后按照事先约定的规则智能分配掉,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现在有一个问题,我们分的是法币,很难用智能合约去调法币的账户,我们非常期待央行的数字货币出来,这是一个完整闭环。


我刚才说的这几点基本上是在传统的金融体系里面,用区块链技术进行革新,如果真的用区块链存证、确权、交易控制现金,那真的可以让整个的分布式金融完全展现魅力。


中钞区块链研究院总工程师侯德光:我结合我们实际做过的项目,对2020年一些可能落地的东西做一个猜想。实际上2019年发生了不少变化,尤其是年底中央的这一句话,实际上使得区块链年底能做的事情和年初能做的事情,范围完全不同。年初谈区块链能做的事情仅限于理论上的能,现实中一个很大的问题是,传统的这些强势信息方能不能参与进来。区块链落地最多的两个场景,一个是金融,一个是政务,这两个行业有一个非常大的特点,就是他们都有非常强势的业务方。比如政务的政府,金融的银行或者监管方等。在19年上半年,他们对于区块链的很多了解都非常保守,而且他们很谨慎。我们通常都会想方设法找机会跟领导反应,看看有没有机会跟各级的政府做一个合作,因为政府有很多数据,但是政府不是不愿意参与,而是看不懂这个情况,不太敢参与,所以,2019年实际上大家都是在做铺垫、游说。2019年区块链取得的最大的成功,我觉得是得到中央的认可,这实际上解绑的区块链前面的困难。


区块链是解决问题的手段,它真正能够产生价值的是什么?我们觉得应该是能够产生新的合作关系。一定是有新的合作关系的场景才是区块链带来的新的价值。很多项目只要你没有产生新的合作关系,那区块链其实就没有产生新的价值。这个是在2019年,实际上我觉得并没有取得特别大的成果的一个问题,今天提到说区块链50指数是不是有点早产了,我觉得也可能是因为目前大家对区块链产生仅凭区块链产生价值的能力,仍有质疑。但是2020年就不一样了,因为目前有一些资源已经解绑,大家看好的一个是政府,一个是金融机构,当他们对区块链没有太大政策上质疑时,就开始愿意投入了。我觉得金融和政务领域从2020年才真正的可以有价值的场景出现,或者说有新的合作关系的出现。

    点击加载更多

    推荐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