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鸟财经

全国首家区块链官方媒体

剖析区块链财经数据,解读政策导向,把脉产业动态。

峰会 · 圆桌对话 | 国际场:Stabel Coin in the Age of DFC

2018-12-13 15:29:00    来源:火鸟财经    作者:Wallace    点击:


11月19日,由杭州市政府主办的“重构世界·2018区块链新经济杭州峰会”上,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众筹金融理论创立者杨东,中钞区块链技术研究院院长张一锋教授,斯坦福大学高级金融技术实验室执行董事Lawrence Rufrano (劳伦斯·鲁夫拉诺),Modern Money Network创始人、总裁 Rohan Grey(罗恩·格雷)等嘉宾围绕区块链行业关注的“稳定币”进行深入探讨,圆桌由国际电联法定数字货币焦点组(ITU TFG DFC)主席文武博士主持。以下为圆桌论坛全文,有部分删改调整:


//

数字法币或将影响

中国在移动支付领域的全球领先地位

//


杨东:我是浙江宁波人,非常希望杭州能够早日成为中国乃至全球的数字经济第一城。我本人一直跟阿里巴巴、蚂蚁金服等互联网企业有非常多的合作,同时也是“电子商务法”起草组成员,专门负责电子支付部分内容的研究和起草。

 

封面 01.jpg


我国的电子支付以支付宝、微信支付为代表,它们在全球移动支付领域处于领先地位。一方面,这说明中国数字经济在全球处于一个领导者的地位;另一方面,支付宝、微信支付成为越来越多的移动数据入口,将推动央行尽快出台数字货币相关政策。

 

区块链对于推动整个金融体系的发展,包括数字货币的发展将是革命性的。

 

中国如果不做数字法币,会影响我们在移动支付领域取得的全球领先地位,这是非常不利的。我们要高度重视数字法币对中国的重大意义。数字法币对于发挥人民币的货币功能是有帮助的,数字法币创造的信用价值,对数字经济和信用经济都有很好的作用。

 

去年我们联合腾讯做了很多数字法币的课题,我们非常关注数字法币推出来后对整个经济宏观微观的影响。在法律层面,一些专家教授也提到:数字法币核心问题是如何确立法律规则,如何构建一个新的法律体系。这也是当前最为关键和重要的。周小川行长多次强调这方面的内容。

 

我觉得中国除了对不法ICO进行打击之外,更应该加强对数字法币的发行研究工作。可以赋予人民银行界定假法币的特权,并且在民法当中需要对新物权有明确的法律地位,包括运行机制以及试行的一些推广步骤,这样能够确保数字法币推行有法律依据。

 

//

稳定币和数字法币不能混为一谈

//

 

罗恩·格雷:对于稳定币我有两种愿景:第一种比较简单,就是所有的资产,只要是可以直接转换为法币的,且这个法币也是有一定量的,可以作为一种锚定物来保护资产的价值,这个价值就是稳定币。第二种有点复杂,就是说它有一种抵押物,同时这种抵押物的要求是比较高的,这个也可以作为一种稳定币。


 02.jpg


我觉得第一种是真正意义上的稳定币,而不应该把第二种称之为稳定币,因为第二种有一种天然的风险,就是这种抵押物可能会贬值,最终导致稳定币不再稳定。虽然这种情况是比较少见的,但还是有风险。

 

如果数字法币做得比稳定币更好一些,可能就不再需要稳定币了。不过在数字法币做得比较好的情况下,还有两种情况仍然需要稳定币:第一种情况是,稳定币可以起到对数字法币的补充作用,稳定币与数字法币的科技相辅相成,但是这要看数字法币具体是怎么样来发行的。当然,即使这样,我们仍然不能把稳定币和数字法币混为一谈,因为毕竟稳定币背后还有一个锚定物。

 

还有一种情况是,稳定币可以提供某些功能,而这种功能是数字法币是不愿意提供的,尤其是在隐私方面,或者一些比较新的应用领域。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数字法币功能还跟不上,稳定币可能会有一定的作用,但这种一般只存在于一些比较小的使用场景。

 

//

当前没必要完全废掉现金

//

 

文武(主持人):罗恩·格雷谈了稳定币和法定币,在技术方面的一些关联。关于数字货币,美国的纽约洲有一些立法,在这方面来听听劳伦斯·鲁夫拉诺的看法。


03.jpg

▲ 斯坦福高级金融技术实验室执行董事

劳伦斯·鲁夫拉诺


劳伦斯·鲁夫拉诺:我先说一下大概的情况。美联储有一个现金办公室,它是可以跟踪美国消费者怎么样使用现金,以及使用现金的频率。现在80%的美国人都在使用现金,他们一般手里都有一些零钱,可能也就80美元左右。有意思的是,美国总消费量中在只有30%是用现金的,其他的都是用信用卡或其他电子手段。我看了这个数字很受鼓舞,说明是可以发行数字法币的,人们是会用数字法币的,而不是只会用现金。

 

美国现在是一个19万亿的经济体,如果完全去掉现金,用数字货币进行交易,一年可能就节省2000亿美元。但在我看来,当前并没有必要完全废掉现金,废掉纸币。

 

在法律方面,美国有一个联邦政府,还有洲政府(50个洲),不管是洲政府还是联邦政府,他们都有对金钱交易有司法管辖权,所以要构建统一的监管法律框架,是非常复杂的一个过程。所以,这个过程也许会非常漫长。

 

//

数字货币里没有真正的稳定币

//

 

文武(主持人):劳伦斯·鲁夫拉诺主要讲了美国的监管情况,我想问一下张一锋先生,如果有了法定货币,还需要稳定币吗?


04.jpg

 ▲ 中钞区块链技术研究院院长 张一锋


张一锋:关于什么是数字货币,2016年在谈比特币时我就认为,比特币不太像一个货币。不是所有叫数字货币的就是一个货币。货币通过几千年的历史发展,有它固有的特性,而判断一个数字货币是否好,我相信它仍然要有货币的基本特征。

 

2016年,我说数字货币看起来不太像货币。后来,数字货币价格上涨,有人说它是一个好的货币;再到2018年,数字货币价格全面下跌,又有人说它是不好的货币。货币是一个价值尺度,我们希望这个货币是相对稳定的。我个人的观点是今天在数字货币里面并没有真正的稳定币,我们所探究的是锚定币。

 

第二点我想说一下,我们为什么需要数字货币?如果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就可以看清楚很多数字货币背后的逻辑。数字货币的出现和人类历史上货币的更迭一样,都是有一种经济本身自发而确定。数字货币的出现是因为这些出现了新的数字经济形态,需要去POS它。再来谈一下稳定币,为什么大家会这么重视稳定币,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之前所谈的比特币、以太币和现有的法定货币一直很难自由流动,因为数字货币、虚拟币、现有法币的兑换并没有自由兑换,最重要的原因是监管的差异。比特币、以太币是不纳入金融监管体系的,而法定货币有非常严格的金融监管。两者处于不同的监管体系,想融通是很难的,这也是今天面临的现实问题。所以,有人说用一个稳定币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我认为是过于理想化的。


发表评论

请先 登录 后参与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推荐作家